“一带一路”上的投资雷区:中亚-西亚经济走廊高危国家大筛查 新闻中心 一带一路门户网 | 重庆一带一路经济技术合作中心有限公司 | 一带一路国家级公共服务平台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机构观察

“一带一路”上的投资雷区:中亚-西亚经济走廊高危国家大筛查
一带一路 www.edailu.cn 2015-06-12 来源:一带一路·重庆经济合作中心    点击:2755次



      中国-中亚-西亚经济走廊从新疆出发,抵达波斯湾、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,主要涉及中亚五国(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),以及西亚伊朗、土耳其等国。


      这里是世界石油宝库,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输出地,但同时也是军事、文化、宗教最为复杂的地方。


     从经济风险、政治风险、社会风险、大国博弈风险、对华关系风险五个方面综合评价看,阿联酋投资风险最低,而伊朗成投资高危警区。


      对中国投资者而言,阿联酋、沙特阿拉伯、卡塔尔、以色列以及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合作幸福指数较高,油气、基建投资合作将先试先行,其中和以色列合作将另辟蹊径,以高科技产业为上。


     解剖麻雀-中亚西亚国家的经济现状


     (一)能源和矿产资源丰富,兵家必争之地。


      中亚的油气资源丰富,矿藏种类繁多、储量大,其中哈萨克斯坦的铬铁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三,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、黄金和铀矿开采量分别居世界第11、9、5位,塔吉克斯坦的铅、锌矿储量以及土库曼斯坦的石油、天然气储量均居世界前列。西亚号称“世界石油宝库”,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丰富、产量最大、出口量最多的地区,所产石油90%以上供出口,主要出口到美国、西欧和日本,其中沙特阿拉伯、伊拉克、伊朗分别是我国第一、第三、第五大原油供应商。中亚和西亚不仅是全球重要的能源输出国,还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要道,西亚的霍尔木兹海峡、曼德海峡是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通纽带,战略地位十分显要。


      (二)油气矿产的开采加工砥柱中流,亟需经济结构调整。

      中亚和西亚属于典型的资源型产业结构,产业结构比较单一,以油气、矿产的开采和加工为支柱产业,不仅容易受大宗商品价格周期的影响,而且存在可持续发展问题。中西亚大部分国家的工业化水平比较低,科技发展水平一般,机械设备的加工制造、纺织、日常用品制造等产业不发达。为此,各国政府致力于调整经济发展战略,促进产业结构升级,实现产业多元化。


      (三)基础设施不完善,国内经济发展遇掣肘。

      目前,中亚和西亚地区内的国家还没有形成良好的水电输送网络,导致水电匮乏的国家经常面临缺水、缺电等问题。交通运输方式存在布局不平衡、建设不完善问题,比如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尚无高速公路,西亚的阿曼、阿联酋没有铁路。通讯设施覆盖率低、港口运转能力有限、航空线辐射世界不足等也是中亚、西亚国家基础设施存在的问题,严重制约了国内经济的发展。




      慧眼识真-中西亚地区的国家风险


      (一)经济风险:经济基础风险普遍较低,科威特、阿曼约旦等国的债务风险较大


      经济基础方面,2013年,中亚五国的GDP增长率均在6%以上,西亚国家(除伊朗外)保持在2.8%以上;中亚的人均GDP普遍较低,西亚的卡塔尔、科威特、阿联酋等石油输出国的人均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当,与陷入增长停滞的发达国家相比,经济增长潜力颇大。偿债能力方面,约旦、吉尔吉斯斯坦和以色列的财政赤字高出国际警戒线(3%),财政实力令人担忧;西亚的科威特、阿曼、约旦、沙特阿拉伯等国的短期债务比重较高,在短期内爆发风险的可能性较大。





      (二)政治风险:政治脆弱性和不确定性明显,地缘政治风险加剧

      目前,中亚国家进入政治风险上升期,政治的结构性矛盾突出,政治稳定存在很大脆弱性和不确定性,未来出现反对派实力大、强力冲击政府的可能性增加。其中,乌兹别克斯坦的政治形势变化较大,塔吉克斯坦的政治内斗较明显。西亚地区局势动荡,社会矛盾错综复杂,多国形势恶化,比如伊朗核问题在短期内无法解决,国内保守派和改革派矛盾冲突不断;伊拉克的“伊凡特”组织宣布建立“伊斯兰国”,严重威胁国家统一;巴以冲突的持续导致恐怖袭击事件时有发生。此外,俄罗斯和乌克兰与中西亚地区的地缘政治风险加剧,周边国家的政权更迭也对中西亚的地缘政治稳定形成冲击。


     (三)社会风险:教育、宗教极端主义、毒品等社会风险突出

      近年来,中西亚居民的青年受教育程度下降,地下宗教学校成为大部分贫困家庭的选择。宗教极端主义方面,随着宗教极端组织的规模不断扩大和社会影响力增强,宗教极端主义很容易造成武器走私、民族分裂、边境冲突、恐怖主义等安全问题,影响地区稳定。比如,伊斯兰解放党在中西亚扩散趋势明显,未来很可能成为一支难对付的政治反对力量。此外,中西亚成为毒品贩运和消费区,容易滋生官匪沆瀣贩毒、腐败、艾滋病等问题,严重影响社会稳定。


     (四)大国博弈风险:俄、美、欧盟“三足鼎立”,夹缝中生存

      中西亚地区具有地理位置和资源禀赋等战略优势,一向是大国争相角逐的重要战略区域之一。为此,俄罗斯倡导与白俄罗斯、哈萨克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亚美尼亚建立“欧亚联盟”;欧盟启动与格鲁吉亚、阿塞拜疆、亚美尼亚、摩尔多瓦、白俄罗斯、乌克兰的“东部伙伴关系计划”;美国提出“新丝绸之路”计划,旨在通过贸易合作连接中亚与南亚,巩固美国的大国地位。各大国企图通过对中西亚地区的经济往来,达到地缘政治上全球力量的控制,如果各大国采取经济制裁、战略进攻、军事进攻等手段,将加剧中西亚地区的社会动荡。


      互利共赢-中国与中西亚国家的关系

     (一)贸易:哈萨克和海合会的贸易量较大,工业制成品、能源、矿产品为贸易主角

      近年来,中国与中亚、西亚的贸易合作步伐不断加快。从贸易额来看,哈萨克斯坦是中国最大的中亚贸易伙伴,西亚的沙特阿拉伯、阿曼、阿联酋、科威特、卡塔尔和巴林成立的海湾合作委员会与中国的贸易量较大。从贸易商品结构看,中国对中亚五国主要出口机电产品、机械设备等工业制成品,中亚五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以能源、矿产品为主。中国对西亚出口以机电产品、钢铁制品、轻纺产品为主,西亚国家向中国出口商品集中在石油及其相关产品上。



      (二)投资:石油输出国成重要投资目的地,能源、基建投资合作不断深化

      从中国对中西亚国家的直接投资额来看,我国在中亚的主要投资目的国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,在西亚的主要投资目标国是伊朗、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等石油输出国。自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提出以后,我国企业与中西亚国家在能源、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合作不断加深。目前,中国企业在中西亚国家能源、基建方面的项目投资金额在240.47亿美元以上,中石油、中铁等大型国企(或央企)是投资主力军。



      (三)文化:阿联酋、科威特与中国文化较接近,土耳其等与中国文化差异较大

      文化差异是中国海外投资企业的管理者经常抱怨的一点,这关系到东道国工人对工作时数、绩效奖励的理解程度。就当地拥有使用汉语或具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脉资源、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民众所占的人口比例而言,与中国文化最接近的是阿联酋,其次是科威特,与中国文化差异很大的是土耳其、以色列和约旦。


      (四)政治:建立战略性友好关系,中以、中哈高层领导频繁互访

中亚五国与西亚的阿联酋、伊朗、沙特等16个国家不仅是我国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要合作伙伴,而且相互建立了长期战略性友好关系。比如,以色列前总理沙米尔高度评价以色列与中国的友好关系,称中以建交为一次“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”,愿进一步深化同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。从互访次数看,十八大以来,中以、中哈高层领导互访最频繁,并且中国与中亚国家领导的互访次数普遍高于西亚地区。我国与中西亚国家高层领导的互访有利于加深战略关系,并在经济上加强合作。



      辨清风向-国家风险排名与投资合作展望

     “一带一路”之风愈演愈烈,但是投资者更需要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,在众多风口中辨得清方向,下面我们就把“一带一路”的投资指南针放在您的手心。


      (一)阿联酋风险最低夺魁首,伊朗成投资高危警区

      自中国倡导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以来,中西亚国家与中国企业在能源、基建等领域加强投资合作,在给中国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,也增加了风险。本文借鉴英国     EconomistIntelligenceUnit(EIU)“中国海外投资指数”,并结合上述对中西亚地区的经济状况、偿债能力、社会政治风险、大国博弈风险、以及对华关系等,对“一带一路”之中西亚地区16个重要合作国家的经济风险、政治风险、社会风险、大国博弈风险和对华关系分别进行量化,具体结果如下:


      阿联酋风险最低,伊朗处于投资高危警区。从总体排名看,阿联酋凭借较好的投资机遇和较 低的投资风险,成为中西亚地区风险最低的国家,沙特阿拉伯、卡塔尔、科威特、以色列紧随其后。具体来看,阿联酋因丰富的能源、较低的社会政治风险以及与中国密切的经贸合作而夺得魁首,沙特阿拉伯因市场规模大、自然资源丰富、营商环境便利程度较高成为第二风险低的国家,而伊朗却因较高的社会政治风险、以及与美国抗衡的大国博弈风险处于中国海外投资风险的高危区。


      中亚:哈萨克风险较低,其他国家的风险普遍较高。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风险最小的国家,这主要得益于哈萨克斯坦较大的经济规模、国内政治的稳定、与中国良好的经贸关系等因素。乌兹别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,而且由于战略地位优势成为大国相争的地区之一,地缘政治风险较大,因此投资机遇相对较少,投资风险相对大一些。


      西亚:“海合会”成员国成中国海外投资风险避风港。海合会成员国—阿联酋、沙特阿拉伯、卡塔尔、科威特不仅能源丰富,而且投资开放程度较高,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密切,总体风险较低。而沙特阿拉伯国内面临青年失业率高、什叶派少数群族反抗等不稳定性,国际上的邻国动荡与战略、与伊朗的对抗敌视等地缘政治风险高企,也值得中国进行海外投资的企业提高警惕。




     (二)沐“一带一路”春风,油气、基建投资合作先行

      我国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为中亚、西亚国家的经济结构调整、传统产业升级、经济多元化提供了机遇,基础设施的完善又是一国经济调整的基石,因此,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开发建设无疑成为中国与中亚、西亚国家合作的重要领域。根据上述对中亚-西亚国家的国家风险研究,我们认为风险较低的阿联酋、沙特阿拉伯、卡塔尔、以色列未来与中国投资合作领域主要集中在能源、基建和高科技领域。


      1.阿联酋: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合作先行

      合作指数:★★★★

      在当前国际油价低迷背景下,阿联酋力图加快经济多元化,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,并搭上“一带一路”快车,与中国加强投资合作,实现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改造。2020年世博会将在迪拜举办,预计迪拜世博会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的公共和私营总投资约183亿美元,未来迪拜世博会的交通、通讯、建筑类项目的对外承包量将大幅增长。这为中国基建企业“走出去”提供了良好契机。


      可合作企业:中国建筑公司、中工国际、中国铁建、中材国际、华为阿联酋分公司、中兴阿联酋分公司等


      2.沙特阿拉伯:油气开发和铁路建设投资合作前景广阔

      合作指数:★★★

      沙特是我国最具有增长潜力的海外承建市场之一,并在油气和基建投资合作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。油气方面,中石化集团与沙特阿美公司组建中沙天然气公司,已投资沙特的红海炼厂、沙特B块天然气勘探开发等项目。铁路建设方面,沙特政府计划在2013年至2023年投资450亿美元建设全国铁路网,包括沙特大陆桥连线、南北线等6条铁路干线,全长约7000公里。中国企业在沙特承建过麦加轻轨铁路等交通建设项目,具有技术和成本竞争力,是沙特铁路建设的良好合作伙伴之一。


      可合作企业:中石化国际石油工程公司、中国铁建、中国港湾、中铁十八局集团、中国中材国际、中国土木工程集团等


      3.卡塔尔:路桥、铁路、电信等基建合作可能性最大

      合作指数:★★★★

      2014年11月,中国与卡塔尔签署了“一带一路”合作文件,将扩大在基础设施建设、高科技领域,特别是交通、路桥、铁路、电信等方面多种形式的互利合作,并且卡塔尔鼓励可实现最有效利用本国现有原材料的项目,再加上中国企业承建过卡塔尔东西走廊、岸桥场桥、梅塞伊德天然气工业园等基建项目,更加深化了中国与卡塔尔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合作。


      可合作企业:中国水电建设集团、中国港湾建设公司、华为技术公司、中国建筑工程公司、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等


      4.以色列:另辟蹊径,高科技产业为上

      合作指数:★★★★

      与油气资源丰富的西亚国家不同,以色列的能源、矿产并不算丰富,但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处于世界前列,因此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和技术创新企业一向是外企投资重点。外资企业对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投资占外商总投资的65%,这主要得益于以色列的高科技水平、高劳动力素质、以及政府对工业研发、技术创新型领域的外企投资鼓励。因此外商特别适合投资高科技产业,尤其是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。


征稿启事 | 摄影活动 | 图文故事 | 免责声明 | 隐私保护 | 服务项目 | 技术合作 | 职业发展 | 理事会 | 关于我们 | 领导小组 |  项目报送备案 | 我要咨询 | 我要投诉


指导单位: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
主办单位:重庆一带一路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 一带一路门户网  推进一带一路咨询委员会
技术支持:重庆一带一路科技有限公司
办公地址:重庆市级机关综合办公大楼26楼(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)
新疆联络点:乌鲁木齐市经开区天柱山街28号智景创新创业中心407
浙江联络点:杭州市南山路33号听雨楼美术馆         
全国服务热线:023—63895861  63897136
企业邮箱:edailu @ oboa.com.cn



中央机构网站
地方人大网站
相关媒体网站
 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213

一带一路门户网